永远在爬墙和爬墙的途中,西皮杂食冷门居多,大龄晚期中二病
成年的身体+老年的爱好+一个埋进土里的脑子=完全体的咸鱼燎海
微博吸猫吸狗偶尔当外链
沉迷游戏,日常咕咕咕
不要问我填不填坑,随缘

2017.11.10 煞笔自有天收

突然想起来我每周五因为只有两节英语所以上完课就回家了。那今天就写这周其他的事吧。

第一件事应该是在碧池一回来就和她狐朋发花痴那天的当天晚上,大家都收拾收拾准备睡,已经有一个人上床盖好被子了,就是不知道睡没睡,碧池突然开始扯着脖子嚎:
“哎呀!我照片呢?!”

那个动静,你踩着一只鹅的脖子它都不一定发得出来´_>`

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大家就没有搭理碧池,然后她就开始跟得不到想要东西的三岁半熊孩子一样在床上打滚折腾,把整个床震得咣咣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拆房。

我看了她一眼,那个疯样子就像个市井泼妇插着腰在十字路口骂街,看了着实心烦。

我自认为不是个特别好静的人,某些时候也会凑热闹,不过搞出这么大动静我只想一刀捅死她。





第二件事是在她抽风的第二天,她上完厕所回来跟我们嚷嚷
“你们知道吗,刚我去上厕所,那个水溅我屁股上了,我要是得了艾滋病咋整啊”

口音原因我尽可能复述

也真亏了她知道艾滋病,那大小姐请问你知不知道艾滋病的三种,且仅有的三种传播方式并不包括飞沫传播,更不用提这种说出来不仅恶心你还恶心全宿舍的方式了好不好。

我安慰她就说了一句不至于。

她瞬间就跟被电击了G点一样跟我说“你懂个屁啊”

不不不,不懂不懂,人体废气方面我并不想做过多研究。

我以为自己屁事已经很多了,没想到遇到了比我还事的,别说艾滋了,就你这张破嘴,我觉得让人分尸都算是善终´_>`

评论 ( 2 )
热度 ( 1 )

© 燎海-填坑不如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