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在爬墙和爬墙的途中,西皮杂食冷门居多,大龄晚期中二病
成年的身体+老年的爱好+一个埋进土里的脑子=完全体的咸鱼燎海
微博吸猫吸狗偶尔当外链
沉迷游戏,日常咕咕咕
不要问我填不填坑,随缘

【Dec.2 平韩平无差】微醺意正酣

BGM《业火苍云歌》

No.3   个人认为剧情版听着更爽,虽然长了点儿,网易云音乐有。

当你们都在刷孙翔时我只想写平韩,结果莫名写出了丐苍的感觉而且文不对题,还没渣过基三,有BUG欢迎捉虫
OOC OOC OOC

——————————————————————————

1.战鬼转生自然  历灭天劫杀

孙哲平刚捡到韩文清时,他远没有那么活蹦乱跳,那身沉重的玄甲像一副量身定做的棺材套在身上,面如金纸,如果不是胸口轻微的起伏和始终怒视着天空的双眼,孙哲平就直接挖个坑把他给埋了。

玄甲军经历了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孙哲平也清楚为什么韩文清始终是一副看淡生死的样子,既然已失去一切,便再无什么好失去的了。

此后的一段时间,孙哲平一度认为自己捡回来的压根不是什么有生命危险的重伤员,而是恶鬼,一个满脑子除了报仇再无任何想法能支撑他活下去的恶鬼。

韩文清养好伤能下地活动的第二天,就重新身披玄甲骑上战马悄然离开,只给他留下一张后会有期的字条,孙哲平明白,恶鬼,总是要回到属于自己的地狱的。他知道韩文清在哪儿,不过没有去把那个不要命的疯子追回来。

“王八蛋,你这条命可是老子救回来的,你敢死一个试试。”

那天晚上,一个人策马驰骋在疆场上手起刀落手刃仇敌,嘴里默默数着还有多少人才够祭军中同袍,另一个坐在桃花树下喝着酒,嘴里骂骂咧咧说着白眼狼可别这么着急送死。

2.因你勘不透  内心执着

孙哲平没想到还能再遇见韩文清,当时他刚喝了半醉,一步三晃走在街上,对面韩文清直冲冲向他走过来,他没穿那身厚重的玄甲,陌刀用布裹好背在身后,身上那股子杀气怎么也抹不去,迎面冲孙哲平走来时他整个人呆愣在原地,然后手下意识开始解腰间的钱袋。

“我回来了。”这是韩文清对孙哲平说的头一句话,声音没有想象中那么浑厚好听,而是有种战场上两军交战嘶吼过后的沙哑粗糙,孙哲平看着比自己稍矮了些许的人,心头像被关外的沙砾滚过一样有些发麻。

3.举身赴山河  管你回眸一顾

孙哲平一直以为自己会找个大大咧咧的姑娘过一辈子,直到他捡了个穿玄甲的韩文清回家,他想过去那片战场上找韩文清,哪怕只能找到一具尸体,可要是韩文清没死他一定会被打得半死,后来又在街上被韩文清那双像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住就忍不住紧紧抱住他,暗自发誓再也不让他一个人偷摸跑了,说实话孙哲平觉得韩文清比他的隼好多了,虽然总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不过……

妈的,爷这辈子就你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9 )

© 燎海-填坑不如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