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在爬墙和爬墙的途中,西皮杂食冷门居多,大龄晚期中二病
成年的身体+老年的爱好+一个埋进土里的脑子=完全体的咸鱼燎海
微博吸猫吸狗偶尔当外链
沉迷游戏,日常咕咕咕
不要问我填不填坑,随缘

【平韩】兽(二)


        被药物麻翻后又被当做货物般五花大绑缩成马车狭小的空间里,颠簸一番醒来又被陌生人包围的男人此刻有些暴躁哪肯就范,根本不给孙哲平解释的机会一腿踹过去目标直指孙哲平小腹,孙哲平手疾眼快砰的一下握住了人脚踝,翻腕子的同时顺势一兜,刚刚重获自由不过一个时辰的男人重心不稳脸朝下直挺挺摔在地上。孙哲平终于找到机会乘胜追击,手肘顶着男人的后颈,为防止人逃跑一直没取下的镣铐上的铁链此刻立了大功,孙哲平把铁链绕几圈攥在手里,屈起一条腿压住了男人那两条能踹断他骨头的长腿彻底制服了并非全胜状态的男人。

         “报上名来。”孙哲平用全身力气牢牢把人压倒在地,居高临下看着男人哽着的脖子和肩背部绷紧的肌肉线条。

        男人起初保持沉默,最后被看得有些发毛才有些妥协,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孙哲平这才想起自己把人勒得说不出话,手上的力道稍微放松给男人留出喘气的余地。

       “韩文清。”男人粗哑低沉的声音和文绉绉的名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许是太久不曾开口,仅说了三个字,男人便皱了下眉头,然后狠命咽了口唾沫润润干涩的嗓子。

        “孙哲平,打今儿以后就是你主子了。”韩文清闻言甩了他一个白眼,一脸不屑。

        互通姓名之后孙哲平把韩文清连推带按地塞进了浴桶,正准备差遣下人干活才想起,适才人都被他吩咐离开,堂堂王爷竟不得已要挽起袖子服侍人洗澡。

        韩文清衣服脱到手臂处因为手铐阻碍无法脱下,这就不得不说,囚服简单的布料一大好处就是不够结实,各种意义上来说,孙哲平伸手各拽衣服肩膀两侧一使劲,“刺啦”一声布片应声成了破抹布。

        韩文清露出的上身看着更是狼狈,新老伤疤一层叠着一层,不过看上去比起刑具更像是野兽的齿痕和爪印,最骇人的一道从一侧腰线斜着贯穿了他结实的腹肌,狰狞的疤痕蜈蚣一样凹凸不平随着呼吸起伏。

        “亏得你还活着。”饶是孙哲平已猜到七八分韩文清的真实身份,也被吓了一跳。

        韩文清哼了一声没有开口,想来完全不放在心上。

        “闭眼。”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瓢温水当头浇了个透,水珠和头发糊了韩文清一脸,动手不成张嘴刚想抗议又喝进了一嘴。孙哲平笑了下一巴掌按在他头顶用力一压。

        “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以后给我老实点儿。”

        妈的孙哲平,你丫挺的给我等着!老子早晚弄死你!
       
        被赶出后院的小丫鬟找到老管家报告了情况,老人家抬头看向后院的方向伸手摸了摸小丫鬟的头顶,没来由说了句

        “这野兽可记仇着呢,轻易不能惹啊,不能惹——”




TBC————————————————————————————
才一周不到就掉粉了,有小情绪了。
下周期末考,三天,不是来请假的只不过提一句醒,可能更新的字数不能保证,另外下一章有老韩的熟人出场,各位猜猜看,我给他安排的任务——专业助攻一百年。
求,红心、蓝手、评论、关注,谢谢。
另外点文的事感觉hmmm人不是很多啊,明明那么多人点平韩为啥没人来正文评论!?我原来不知道同好那么多啊Σ(°Д°;
咳咳言归正传,点文我一定会写。鉴于九月份就是高三狗了没时间浪,信我的给我点儿时间,明年六月底,欠多少帐我一并还清,要不信我的也没办法,毕竟真没这个地方让我签字画押的。
不过我要是失信于观众老爷,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你好,咸海鱼

评论 ( 11 )
热度 ( 39 )

© 燎海-填坑不如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